真人赌博平台app

新闻中心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产品展示 > >>

此时此刻只有默默在心里为你祈福

时间:2017-04-26 14:47 来源: 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 
大姑,一路走好
         初九那天一回到家,我立马吃了两粒止痛药。头痛欲裂,眼睛生疼,肠胃翻腾。匆匆为女儿做好饭,上炕蒙被小憩,心绪却无法平静。送走了您却送不走那太多的回忆——我亲爱的大姑!
       十年前的三月送走了我至亲的老爸,如今又走在送您的 路上,伤感总是萦绕在心中,泪水总在溢满眼眶。大姑是五个姊妹中的老大,最后一次见到大姑是八月十四去送中秋礼。一进屋门大表姐就说:“刚才问我,外面那个五大三粗的是你不?”我还嗔怪:“就我五大三粗啊?”然后就看见只能靠抓着拴在窗棂上的布条坐着的大姑。那一瞬,就突然揪心的感觉到大姑咋这么小了啊?童年记忆里健壮的大姑好像突然缩小了很多。过年的时候去看她,棉衣服的原因,或者那时候饭量还行,虽然不能行动,感觉脸没什么变化。可是现在却像个七八岁的孩子那般瘦弱,那般矮小了。很心酸!唯一欣慰的是她的思维比上次来看她时清晰了很多,让我找回了多年前的大姑。大姑在炕上躺了快两年,两个表姐就轮流晚上伺候,表哥白天照顾。每次听说我们要来,大姑就会那样拉着布条等我们,望眼欲穿。现在就后悔去年在她村附近学车的日子里没有天天去看她。
        记忆里,爸爸常年有病,大姑就特别疼他,经常接济我们。大姑心灵手巧,从小我们过年的衣服都是妈妈买布大姑给做,不用尺子量我们的尺寸,也不用量布,就用心估摸用手度布做出来还正好。后来我们上学,学费不应时就去找大姑借,每一次大姑都是毫不犹豫。初中开学的第一天,我是穿着大姑给买的一身新衣服去报到的。再后来没了爷爷,奶奶三个弟兄轮流住家。为了给两个叔叔做表率,大姑体谅大弟的难处,出钱让爸买了煤给奶奶烧炕炉子。每次回来都给爸买好吃的,尽管他们都是四五十岁了,大姑也只是比爸大五岁。让爸真切体会到姐姐不仅是一个称呼,而是一辈子的关心和照顾!其实知道大姑就是挂记老爸的身体和我家的艰难,心疼他的弟弟以及他一家。
      敢做敢为是大姑的风格。看人家卖油条挣钱,就去看了两次,回家就张罗;那年表哥家的鸡棚被旋风刮倒了,表哥表嫂急得只会哭 。大姑生气地说:“哭什么哭!明天再盖起来!”于是立马找人,备料,第二天就一切又恢复了原样。作为大姐,娘家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她说了算。三个兄弟都很是服从,那是一个有权威的大姐。同样只要娘家有任何的事情,大姑也是义不容辞的。
        永远忙忙碌碌 的大姑。自己三个孩子拉大了,又把三叔家因为逃避计划生育寄养的妹妹养大成人。这个过程一句话说完了,可是做起来却是艰难而漫长的。不为别的,就因为孩子是娘家人,就当己出的一样上心。两个孙女从小跟着大姑,包括衣食住行全是大姑供养。重男轻女的思想最后延续到了表哥家的侄子到来:第三胎,十三万。为了这个数,大姑没白天没黑夜的干,但心里乐着,炫耀:多少钱能买个人啊?我也有孙子了!于是眼不离的看着,心不离的挂着,那可真是无价之宝啊!靠手艺挣得的每一分钱都花在了孩子身上。
       大姑是个热心而不服输的人。靠着自己的手艺手头也阔绰过几年。不管是左邻右舍,还是远近亲戚,只要需要就支援,有一块绝不借出九毛。还时不时接济一下亲戚。老妈她们也劝过,说自己留点,省得不能挣了问人要就难堪了。可是她的热心让她依然我行我素。于是每次去总是见到忙碌的大姑,说着话手也不闲着。就是夏天别人都在大街上乘凉的傍晚,也很难见到她。就这样忙碌着,也同样忙碌着帮助别人。直至去年不小心摔了一跤而导致了股骨头断裂才算休息下来。我们去看她,还信心十足地说:“等好点了,我就再干。哪怕只干不走路的呢!”结果,因为半辈子服用克喘素导致了骨头槺酥,再也没有复原的可能。要强的大姑曾经骂天怨地,情绪坏到了极点。这导火索延伸到儿女身上。表哥表姐是受尽委屈还得侍前侍后。那天听着表姐哭着:哎呀娘啊,再也听不到你说俺了啊!肝肠寸断,泪水不由奔涌而出:是呀,再怎么着回来能看见娘,能听见娘的应声。从此后,这个生养了自己多年至亲的娘,就再也见不到,就再也不会说自己,再也不会有娘叫了!
      大姑走了,面容很安详。送葬的队伍有六七十人。娘家有侄子三个,侄女七个,外甥两个。这都曾是您的骄傲。姑父是五世同堂,堂兄弟很多。排在长长的队伍后面,默默地问大姑:当初开玩笑说您死了让我们都来,现在我们来了,您能看见吗?我们喊着大姑您能听见吗?当殡仪车把您拉走,我们知道再也见不到您熟悉的模样,再也听不到您熟悉的声音。哭,放声的哭,只有这样才能释放我们对您离去的无奈,对您一生的感怀!当骨灰收敛放入那个梯形的盒子里,表姐哭着:哎呀俺娘来,你怎么成这样了呀?让所有的人除了泪水模糊眼睛,除了心绪无限悲痛外,还能做什么呢?终于您要离家了,去那个你跟姑父的家。二表姐还担心:两个人打了一辈子架,有时候半夜还起来打,啪啪响 ,到那边去了还不得天天吵?(姑父当年不知为何中了邪,总是学黄鼠狼叫。要强的大姑是从来不信邪的,所以为此就经常吵。还说全家都属狗,就他属鸡,他们会吃了他,所以整天疑神疑鬼。门后放着棍子,廉刀是常有的事,说是打狗用的。最终早早走了。)是呀,您一辈子真是不易啊!但你走过来了,而且走得是那样稳健,那样扎实。孩子们继承了你的事业,都整天忙着忙着,为下一辈继续尽力地干着,创造着能让孩子们过上更好日子而没有限量的财富。一辈辈不都这样吗?
       看着灵车缓缓驶入墓地,最后送您这一程,路真的不好走!思绪万千,想着您的最后时光,觉得您走了是解脱;可是就这样走了,又觉得那样的不舍!此时此刻只有默默在心里为你祈福:大姑,一路走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