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人赌博平台app

新闻中心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联系我们 > >>

那个年代的拐卖妇女儿童就这么高明了 不信你瞧瞧

时间:2017-09-13 19:21 来源: 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 戏班子来到榕江边的一个村子里演戏,隔日戏子起床吃饭,口涩难下饭,向老妇梅婶讨咸菜(酸菜)说:“阿姆!俺昨夜演戏嘴涩,岂有咸菜送俺哩!”梅婶说:“你昨夜演谁呀!”
  
  “俺昨夜演秦香莲哩!”姑娘娇滴滴地说。
  
  梅婶大喜说:“哎呀!姑娘演的好,演得好呀!”说吧,返家把手伸进咸菜缸,从中间取出光黄色的咸菜来,姑娘接过咸菜喜道:“谢阿姆了。”
  
  同道中人的后生见了光亮酸香的咸菜,也凑过来说:“阿姆也抓点给我如何?”
  
  “好呀,好呀!奴呀!你昨夜演的是啥呀!”梅婶问话。
  
  后生说:“阿姆。俺演的是陈世美哩!”
  
  梅婶大怒:“指着后生骂道:“你这个畜牲,无情无义的东西,你就是陈世美呀!“
  
  “阿姆!我么是演戏的,不是陈世美。”后生解释。
  
  “演你个早死仔,早死仔你。你枭情绝义不要妻子也就罢了,还要杀自己的一双儿女,你这个早死仔你呀!”梅婶可是爱憎分明,疾恶如仇呵!把个演陈世美的后生骂个狗血淋头。
  
  我说的这梅婶怒骂扮演陈世美的后生演员,是真实的事,并非我搬弄出来的,这是发生在民国年代的事了,至今乡人仍然津津乐道的说着这事哩!
  
  《秦香莲》这出古戏,是真是假无可寻觅,杜撰皮影白落戏,反正编剧先生能编出人们喜爱看的剧便是了,把黑包公装点成连附马也敢给铡了,也是大快人心事哩!看的太过瘾了,老百姓就是期盼有老包这种神仙来惩治天下恶人。
  
  我说了一大筐话,却是个引子,我手头也有一出戏说给大家听听。
  
  我说的故事与《秦香莲》恰恰是相反的故事情节,天道变了,无心无肺的是秦香莲了。
  
  我要说的这个秦香莲姓关,名粉蝶,叫关粉蝶。这关粉蝶就出生在梅婶怒骂演陈世美演员的这个村子里,从时间来算,足有三十年有过了,梅婶早已离开人世间了。
  
  先抖抖这关粉蝶的家世吧!这粉蝶的祖父母当年收养了一个女童,女童长大成人便与自家的儿子成了婚,这种关系叫童养媳,中国自古有这种事。
  
  结婚好多年后才育了个女儿,这个儿女便是粉蝶,粉蝶长至五岁时,那一年秋天的一个晚上,母亲带她去邻居家串门,母亲把女儿放于邻居家说:“珠姐,我出去一下便回。”
  
  这邻居的珠姐是老好人,谁都合得来,邻居乡亲的,平时来往多多,也没当一回事,怎知粉蝶母亲一去不返,到夜里十二点才慌了神,急得把情况告知了粉蝶的祖父母。关老太破口大骂儿媳,夜深人静,惹得众邻居也都醒了。
  
  粉蝶的外公往在八公里外的谷西,姓林。林老得知女儿不见了,徒步打上门来,指着亲家母吼骂说:“你这无良的老娼,龟老不死的,时时无事生非,你这家门,那能容人,你定绝代了。”林老几天来一次,吵吵闹闹,往返十多公里,脚底都磨起血泡来了,气的也差不多断了气,渐渐也就不来了。
  
  这时,正是一九七三年左右的毛泽东时代,天下太平,农村民风纯朴,绝对没有拐骗儿童妇女的事,那么,粉蝶的母亲到底是怎的了呢?
  
  这还需我慢慢道来。